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

青蛙电影网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

旗下栏目: 资讯 搞笑 pc蛋蛋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

首页 > 网络视频 > 动漫 > 低估、争议、黑马,快看漫画的攻与伐 | 锌式

低估、争议、黑马,快看漫画的攻与伐 | 锌式
来源: | 作者: | 人气: | 发布时间:2019-05-09
摘要:

  2014年大学毕业,陈安妮决定来北京创业,做一款快看漫画APP。

  当时一共聚集了12个创业伙伴,她们在五道口租了一套120平米的房子,居住兼办公。她们把客厅当办公室,厨房当会议室。快看漫画在这样的环境中起步。

  陈安妮还记得,有一次团队开会,她给大家讲述心中的愿景,几乎每说一句话,小伙伴们都嗤之以鼻。

  第一句:“我们要做全中国最好的漫画平台。”第二句:“我们要把漫画作品全部变成游戏和影视作品。”最后一句:“我们要成为中国的迪士尼。”小伙伴从一开始的嗤笑沉默,到最后直接补刀:“还是洗洗睡吧。”

低估、争议、黑马,快看漫画的攻与伐 | 锌式

  快看漫画初期办公室(华清嘉园)

  没人想到,5年前陈安妮吹过的牛,如今她正和小伙伴们一一兑现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截止2019年1月,快看平台用户超1.7亿,月活超4000万,在国内漫画市场的占有率超50%。在资本寒冬即将到来的2017年年底,快看完成1.77亿美元的D轮融资,一举创下国内漫画行业单笔融资额最高纪录。

  2019年,当我们在谈快看漫画时,我们在谈论什么?

  快看漫画的同行、上海熙穰文化CEO周影告诉锌财经,如今头部平台公司有三家:B站、腾讯动漫、快看漫画。前两者大部分人熟悉,而快看,则大部分人陌生。真实情况是,据七麦数据,过去1年多时间,快看在行业内霸榜苹果应用商店,已经遥遥领先于第二名的腾讯动漫。

低估、争议、黑马,快看漫画的攻与伐 | 锌式

  2019头部平台新上漫画统计

  这个五一,值中国杭州国际动漫节,快看借此南下,在杭州一个音乐酒吧举办了场百人小型盛会“快看之夜—漫画行业西湖酒会。”锌财经也因此接触到陈安妮团队。

  中国有太多人、太多公司想成为迪士尼王国,但如今,却是这一群90后创办的快看漫画展示出了更大的可能性。

  5年时间,从一个人到一群人到一个江湖,90后陈安妮和她的战友们,用一股原始的莽劲和一份最初的梦想,一步一步影响传统创业观以及整个动漫产业。

  百分之一的希望

  1992年生的陈安妮来自广东汕头的海边小镇,一个平凡的家庭。

  父亲是装修工人,母亲是家庭主妇。大学所学专业和如今从事的事业八竿子打不到一起,真正让陈安妮走上创业路的,来自她的兴趣爱好:画漫画。

  她从小就喜欢漫画,兴致来了,自己也画上几笔。一家四口挤在一间狭窄的小房子里,学美术的花费家里根本负担不起,陈安妮没有机会得到专业的指导,她就从零花钱里省下来偷偷买漫画书、动漫杂志,学着别人画。

低估、争议、黑马,快看漫画的攻与伐 | 锌式

  陈安妮

  大二那年,家庭变故让陈安妮的生活一下子陷入了困境。这时一个偶然的机会,一个朋友找到她,想让她给一本图书画些漫画,每张30元钱。她接下并完成了朋友的任务,深埋在心底的爱好清晰了起来。

  也是大二那年,漫画家杨笑汝的讲座让她鼓起对漫画的追求。陈安妮向同学借了500多块钱,买了一个数位板,开始画手绘漫画,后来以“伟大的安妮”为名在微博连载作品。

  跟其他漫画师相比,陈安妮属于半路出家,但是她在生活中寻找灵感,把大学里的糗事、搞笑事,小感悟画出来,她觉得作品里真实的故事和文字会得到读者共鸣。

  2012年11月,她的第一本绘本《妮玛!这就是大学!》出版。2013年8月,陈安妮在广州举办了一次签售会,第一天就有3000多名粉丝来到现场,对于20多岁的陈安妮而言,这样的场面很难想象。

  陈安妮的微博粉丝也到了1000万。读者的支持,让安妮意识到,最初那个看似不可能实现的漫画爱好,已经变为现实。

低估、争议、黑马,快看漫画的攻与伐 | 锌式

  谷围南亭海报

  2014年,大学就要毕业时,陈安妮决定去北京创业。

  家人首先反对,说:“你一个小姑娘,什么也没有,就想去创业?”朋友更是反对:“你是一个很感性的人,这样的人很难成为一个创业者,别说到北京发展,就是存活下来的概率都特别小。”

  陈安妮还是北上了。

  展开一幅全新的画卷

  互联网还在上半场。至少对于动漫行业来说,还在。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90后女孩子,当她有一个梦想,更不会管上下半场的事情。

  大学毕业前,身在广州的陈安妮受邀参加北京李开复举办的一场活动,接触到一些投资人,受到启发,她决定拥抱互联网,打造一个漫画平台,开启一场中国漫画界的冒险。

低估、争议、黑马,快看漫画的攻与伐 | 锌式

  李开复

  在此之前,陈安妮在北京干的第一件事,是找到一个和她一样怀揣漫画梦想的年轻人,成立了“梦当然(Dream for granted)”工作室。此人名叫Mandy,安妮的初、高中同学。她们系统运营“伟大的安妮”IP。两个人再加几个实习生,月入几十万元,日子过得有滋有润。

  但梦想从来不是过日子。

  有一天,陈安妮跟Mandy说: “我们真的只做一个IP吗,还是说,可以做一个平台,从平台中孵化出更多IP?”“我一直梦想着中国喜欢画漫画的人可以靠漫画为生,读者可以看到更多好看的漫画。”

  这就展开了一幅全新的画卷:一个团队,一家公司,甚至一个行业。陈安妮从此不再是一个人。

  当时,行业正面临一个痛点。许多漫画软件速度慢;一些功能需要按钮、菜单才能实现;不能自动选择最优化配置;图片要不断地手动缩小和放大;有时漫画出现复杂的屏幕区域划分,更是让人如坠云里雾里。

  陈安妮想,能不能设计一种看漫画的APP,傻瓜式的,让人只用手指点击,就能看完一个完整的故事,速度快、操控如意。这也是快看漫画的雏形。

  陈安妮召集了一些优质漫画作者和编辑,组成了12人的创业小团队。她们租了几间相对便宜的民房,12个员工4个人一间房,上下铺,客厅改装成办公区。

  梦想是美好的,现实是铁血残酷的。

  最初由于缺乏创业经历,陈安妮拜访了20多位投资人,前后8个月,没有一个人投她。“所有人都质疑我们,都说这个事情肯定做不好。”Mandy告诉锌财经,有人认为,成年人工作后还有谁会看漫画,市场太小,天花板非常低。

低估、争议、黑马,快看漫画的攻与伐 | 锌式

  快看人物

  资金短缺下,快看漫画顶着压力在2014年年底上线。

  2014年12月31日21点26分,陈安妮用“伟大的安妮”在微博导流,发表原创漫画《对不起,我只过1%的生活》漫画,描述自己成长过程中不被看好但仍在坚持的经历。

  没曾想,漫画一经推出,迅速引爆全网,阅读人数超过2亿,也直接给快看App带来近百万用户。

  最终,投资过阿里巴巴、京东、唯品会的红杉资本拿出300万美元投资快看,解决了快看初期的融资问题。

  在陈安妮展开的新画卷中,团队的分量非常大。快看包容开放的风格,跟创始人的个性分不开。

  在员工眼里,陈安妮比较“中二”,没有架子,工作起来没有性别概念。她在北京没车没房,打车上班。她有自己的办公室,但从来不用,她在员工旁边安了一个工位,和大家一起办公。

低估、争议、黑马,快看漫画的攻与伐 | 锌式

  快看漫画新办公楼休息区

  快看一位90员工小J(化名)告诉锌财经,她是转行应聘的,投简历时附了一封长长的邮件,表达自己对漫画的热爱和岗位的热情,很快她被录取,成为最初100人中的一员。

责任编辑: